卷帘门开 车站就位!开往春天武汉地铁迎来第批乘客

  • 时间:
  • 浏览:89

上饶治尖锐湿疣的男科医院,三明看尖锐湿疣哪家医院好,hpv在江西哪里治最好,萍乡哪家治尖锐湿疣最好,南昌治疗生殖器疱疹正规医院

“玄德”审美境界 2020-03-30 09:20:3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田博群 责任编辑:田博群 2020年03月30日 09:20 来源:光明日报参与互动

  老子在《道德经》中标举有别于儒家“仁义”道德“玄德”伦理价值观仅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重要价值而且对古代文人和文学传统有着重要影响这问题需要从哲学到文学作交叉贯通性深入探究

  “玄德”在《道德经》中出现三次第十章曰:“生之畜之生而有为而恃长而宰谓玄德”这里直接阐明“自然之道”所具有“生而有为而恃长而宰”这三种最主要品德第五十章曰:“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生而有为而恃长而宰谓玄德”这里除重复前三种德性外重点指出道之德核心要义“莫之命而常自然”第六十五章曰:“常知楷式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后乃至大顺”前个“玄德”指修养自然之道圣人品德;后个“玄德”描述道之德特性与功用可见老子讲“玄德”从同侧面来阐明自然之道功用与德性它既包含自然物功用也包含人德性可以统称为“自然之德”

  “玄德”功能在于它沟通“天道”与“人道”伦理价值桥梁这既老子标举“玄德”目也“玄德”独特文化价值老子讲《道德经》根本目在“道”而在“德”上对修道之人来说“道”只走向“德”客观存在依据认识掌握自然之道目为修养自然之德老子之所以费尽心思树立“玄德”伦理观和价值观就在“天道”与“人道”之间架设道伦理和价值桥梁希望用“天之道”来规训“人之道”用理性认识自然之道本性以颗“道心”“玄览”万事万物践行“玄德”之德行让人性回归到自然“天性”和人“天性”上来

  老子标举“玄德”作为沟通天人、协和天道与人道、实现天人合伦理价值观仅个哲学、伦理学、价值论、实践论学说也个影响整个中国古代文化尤其文人和文学文艺理论学说其核心影响在于“玄德”以其对中国古代文人道德观影响直接影响中国古代文学审美境界生成早在《尚书》中“德”就既有天地乾坤之德也有人生社会之德然而自老子标举“玄德”和孔子高扬“仁义”之后逐步形成儒、道两种具有对立性伦理道德学说道家学人普遍使用“玄德”“天德”等概念来标举自己所遵从自然之德而儒家学人则普遍使用“明德”“道德”等概念来宣示他们所遵从仁义道德就古代文人个体人生修养而言这两种“德”可以互补并非决然对立和容他们既以“明德”精神修养儒家仁义道德又以“玄德”观念修炼道家自然之德从而形成“儒道互补”双重道德人格进而形成“入世”和“出世”兼容人生观这种兼容互补人生观赋予众多优秀文人以独立人格他们普遍“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业”(朱光潜)真正具有天地般正气和日月般光华这样道德人格境界表现在他们文学作品中就既有诉诸“明德”家国情怀和道德境界又有诉诸“玄德”宇宙情怀和天地境界

  冯友兰先生将人生境界由低到高区分为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高层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对自然境界与功利境界超越因而成就人生审美境界道德境界相当于儒家“仁义”境界“其行为为义”;天地境界相当于道家“道德”境界“其行为事天”他说:“我们所谓天地境界用道家话应称为道德境界《庄子·山木》篇说:‘乘道德而浮游’‘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物于物’此‘道德之乡’此所谓道德之乡正我们所谓天地境界”冯先生明确指出庄子所谓“道德境界”其实就“天地境界”儒家“仁义”道德境界和道家“玄德”天地境界都具有超功利性因而都审美境界但相对于自由平等、无私忘我、超尘拔俗、天人合、回归自然、独立羁等极富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美学精神来说以“玄德”品格生成天地情怀和天地境界无疑最高层次审美境界

  文学史上屈原、陶渊明、李白、杜甫、苏轼等大批优秀文士和他们作品正“玄德”与“明德”兼修生动体现他们既以家国情怀、道德人生书写著称又以天地情怀、天人相和歌吟长存苏轼最为显著他生既坚守儒家家国情怀和道德境界又始终呈现出宇宙情怀和天地境界他二十四岁作《和子由渑池怀旧》诗中写道:“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人生与飞鸿样顺任自然翱翔而已他三十四岁作《泗州僧伽塔》诗云:“至人无心何厚薄我自怀私欣所便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顺风来者怨若使人人祷辄遂告物应须日千变”天道无私而人欲有私如果人人都向神灵祈祷上天满足自我各相同私欲那么上天忙过来因而人必须顺应自然天道苏轼名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等都这种“天人合”玄德心灵在文字中具体呈现尤其《赤壁赋》中所言“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竭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这曲把自我融入天地自然、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心灵之歌

  文学心灵镜子以“玄德”建构起来道德人格和心灵境界中国古代文人天地情怀所赖以滋生心灵之源呈现在文学作品中天地境界超越儒家仁义道德这些社会性审美价值走向天人体化“无我之境”作者在以物观物观物之乐中走向“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审美境界这正中国古代文人和文学作品共同呈现出来极富1特色审美文化精神

  (作者:胡立新系黄冈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